非物质文化遗产系列报道(二)

桥西直街古河埠

上塘河上的仿古桥

小河直街廊式河埠

运河古石桥——依锦桥

拱宸桥

小河直街防古河埠

叶宝根老人在介绍河埠建造技艺

运河河埠建造技艺和运河石桥建造技艺与花朝节──祭花神民俗活动和半山泥猫习俗四个项目被列入首批杭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运河河埠建造技艺

“家家踏级入水,河埠捣衣声脆。” 河埠是运河最引人注目的特色之一。

河埠俗称河步、河桥。河埠是运河沿岸人们日常生活的依靠,是取水、洗涤、停泊、交易的场所。沿河而建的房屋为防水淹,基础总要比水面高出一段,因此,要接近水面,就要建造入水的踏级,即杭州人称的“河埠头”。

杭州是京杭大运河的最南端,从拱宸桥至武林门即有名的“十里银湖墅”,此段码头、河埠星罗棋布,居民稠集,尤其是拱宸桥、小河直街、上塘河、半山桥一带,曾是拱墅百姓重要的集聚地,形成了特有的运河现象,这些河埠与当地居民的生活息息相关,经历了风雨的考验,至今仍然坚固完好,说明这些河埠建造技术已经达到相当高的水平,是广大群众劳动和智慧的结晶。运河河埠的历史,伴随着千年古运河流淌至今,不同形式的河埠又衍生出不同的故事,成为运河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82岁高龄的石桥、河埠建造传承人叶宝根老师傅,谈起年青时造石桥、造河埠的场景兴奋不已。据老人介绍,当年造河埠的钱多靠民间和地方集资、募捐而来,对造河埠的班工要求较高,一要信誉好,二要手艺好,这样才对得起集资、募捐人。班头对手下的石匠、石工要求也很严格,要人品好、手艺高、肯吃苦。

建河埠选址往往在老百姓集中生活、进出便利的河边,可宽可窄。一般2公尺宽的河埠需用2个月工时完成。

建造河埠选址确定后,要祭水母娘娘,以祈求建造、使用均能安全,不出事故。然后,第一步是打桩,第二步是扎框,第三步填充石头,第四步是灌绕浆。河埠是临水而建,关键技艺在于打桩,桩要打得密、打得深。古时打桩用的工具叫“石陀”,有把桩、把陀、拉陀等分工,靠的全是人力,打桩号子一喊,威武雄壮,十分气派。

民间纯手工的石匠技艺都是世代相传,但随着社会的发展,石匠行业已经逐渐消逝,后继乏人了,因此挖掘、整理该技艺意义重大。

阮利平 陆 洁

运河石桥建造技艺

运河从南到北,保留得最多的就是石古桥。杭州段运河上,石桥星罗棋布,尤其是拱宸桥、大关桥、德胜桥、卖鱼桥一带,曾是盛极一时的货物集散地,川流不息中,一代代河边居民演绎着丰富的故事。石桥沟通运河两岸,延续着古老河道深厚的历史文脉,是运河文化最为丰富的一部分,也是解读运河的最佳注脚。

从拱宸桥至武林门的众多石桥中,要数拱宸桥历史最为悠久,已经有300多年了,也是京杭大运河终点的标志,有“江南运河第一桥”的美称。这座桥根据史书记载,始建于明崇祯四年,也就是1631年,重建于清代光绪年间。桥长98米,高16米,宽从5米9到12米2不等,最窄的地方在桥面中段,最宽的当然是桥的两端。现在拱宸桥已被定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据传,运河石桥多为民间自发所建,属于建桥、修路、造凉亭之举,参与的都是当地的百姓。因此,造桥技艺仅限于民间流传,属传统手工技艺。而恰恰是这些传统的手工技艺,造就了古运河及周边河道上这些不朽的建筑。这种技艺的传承大都是依靠师傅传带徒弟,口耳相传,通过手把手教、手把手学,一代传一代,靠的是心领神会,却少有系统的文字记载,所以对于建造石桥这项传统的工匠手工技艺的挖掘、整理、保护就显得尤为重要。

石桥建造流程及技艺包括:选桥址、选料、围堰、轩水、挖桥基、“接地龙”、“会龙门”等。

造桥选址很讲究,主要看沿河土质结构,尽量避开流沙土和滑土,一定要选在粘土或黄泥土地段,最好是年代久远的古道地基,这种地基土质相对坚实,以保证桥基的坚固。选料是重要的一环,石料最好用绍兴或安徽的青石和青紫石,这类石头质地坚硬,承重量大,纹理坚实,外形古朴。围堰就是在河道内圈出一圈,轩水就是使围堰和桥岸连成一体,这样就可以挖土了。打桩的木料为松木,因松木在水下可千年不烂,俗称“松毛桩”。建圆拱时需先接好“地龙”,所用石块先凿好光面,凿成上大下小的“阴阳榫头”,搭撑结实直至中间留下最后的空隙,就开始合拢,俗称“会龙门”,将一块算好尺寸上大下小的龙门石撬入龙门,镶嵌在龙门之上,使整座桥的榫头缝全部闭合。

建石桥是传统纯手工技艺,整套工艺流程并不局限于一个模式,受到地形、水情、石料等多种客观因素的影响,石匠们会根据实情随时作出应对、调整、处理,不同的工匠会给不同的石桥赋予不同的神韵,这也就是传统手工技艺的精髓所在。 陆 洁 阮利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