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资料:延安时期的“四四”儿童节

    中国共产党关爱儿童和高度重视儿童组织工作。党的革命事业的成功就与儿童组织密切相关。在革命时期,党创立和领导的儿童组织主要有大革命时期的劳动童子团、土地革命战争时期的共产儿童团、抗日战争时期的儿童团和解放战争时期的儿童团。在延安时期,儿童团在艰苦的环境下担负着特殊的任务。陕甘宁边区举行规模盛大的纪念“四四”儿童节活动,自然引起了党中央领导人的重视。

  “四四”儿童节的创立

  1925年,国际儿童幸福促进会首先倡议儿童福利事业的重要并主张应该有儿童的节日。这个倡议得到了世界不少国家的赞同,不久英国定7月14日为儿童节,美国定5月1日为儿童节。它的宗旨是鼓舞儿童兴趣,启发儿童爱国爱群,唤起社会人士对儿童事业的注意。中华慈幼协会是国民政府统筹全部儿童幸福的机关,也逐渐认识到“儿童节问题,实在是个关系重大的问题”。1931年,由上海中华慈幼协会首先呼吁,继而孔祥熙以“中华慈幼协会会长的资格提议每年四月四日为儿童节,呈请国府通令全国施行”。不久,国民政府颁布了《儿童节纪念办法大纲》,定每年四月四日为儿童节纪念日。中华慈幼协会提出纪念儿童节的初衷是:“使人人有慈幼思想,人人负慈幼责任,并可使儿童自知所处之地位,庶扩大慈幼范围树强国强种之基。”自此,在中国的许多地方都循例举行了纪念“四四”儿童节活动。

  纪念“四四”儿童节活动的开展

  每到“四四”儿童节,在中国的许多地方都举行一系列以表彰会、运动会、文艺表演为主要内容的庆祝活动。在国民党统治区,纪念“四四”儿童节活动却成为了少数家境富裕受得起教育儿童的专利,因此范围是很狭小的。许多工人贫苦市民的儿童们是不知道儿童节的,真正能够享受到“四四”儿童节节日快乐的儿童是极少数的。

  与国统区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延安时期的“四四”儿童节是所有儿童检阅自己力量的日子。因为陕甘宁边区的儿童们几乎都参加了儿童团,在“四四”儿童节到来之际,儿童们以村、区为单位,儿童团召开自己的会议,推选和表扬在学习、生产、放哨的模范儿童。陕甘宁边区政府给他们颁发奖旗奖品,并号召全区儿童向他们学习,边区的儿童在思想上生活上完全被解放了。

  在纪念“四四”儿童节前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报纸也大力宣传保护儿童、抢救难童以及重视和培养儿童的重要性等内容。为纪念1940年的“四四”儿童节,早在3月5日,《新中华报》便发表了西青救民先队《关于纪念“四四”儿童节与开展儿童工作之决议》。该决议揭示了抗战以来中国儿童遭受日本帝国主义蹂躏摧残的悲惨情景,概述了全国儿童工作的形势。4月2日,《新中华报》发表了题为《纪念儿童节和儿童工作的新任务》的社论,对儿童工作提出了扩大参加抗战动员的儿童团、扩大抢救难童和加强儿童保育工作等任务,以培育民族革命后代和增强民族解放的决心。4月2日至6日,边区教育厅、边区妇联、边区青救会及延安各小学联合举办的有政治测验比赛、儿童座谈会、儿童文艺晚会、儿童游戏晚会和儿童展览会等规模盛大的纪念活动。

  此外,中共领袖毛泽东和其他领导人也格外重视和十分关心儿童的成长。毛泽东连续三年为“四四”儿童节题词,勉励这些“国家未来的主人翁”。1940年4月,毛泽东为“四四”儿童节题词:“天天向上”,并发表在4月12日的《新中华报》上。邓颖超也为纪念“四四”儿童节题词:“幼吾幼以及人之幼。”1941年4月,毛泽东为延安纪念中国第十届“四四”儿童节大会的题词:“好生保育儿童”,并发表在4月13日的《新中华报》上。1942年4月4日,毛泽东出席纪念“四四”儿童节大会,并为儿童节题词:“儿童们团结起来,学习做新中国的新主人。”朱德总司令参加了这次纪念大会并在讲话中勉励儿童们“要吃苦耐劳,做农人,做工人”,“同时还要把身体锻炼好,念死书,斯斯文文是丝毫没有用处的”。

  纪念“四四”儿童节活动的启示

  共产党高度重视培养民族革命的后代。国家的前途如何,实与儿童教育的成败有关。虽然陕甘宁边区物资经济条件极端困难,但由于党中央对儿童保育工作的高度重视,儿童在民主自由的氛围中成长着。边区政府对儿童保育工作的提倡,使得广大热心于保育儿童工作的开明人士在物资上精神上给予保育院以资助,加之边区从事保育工作者忠实于职务精神,把培养革命的后代当成神圣的职责,使得儿童保育工作在抗战中取得了很大的成绩。

  共产党加强爱护保育培养儿童的工作。我们要反对沦陷区对儿童的摧残,揭穿敌人毒化儿童的阴谋。对于大后方儿童的惨遭摧残,呼吁国人予以谴责和反对;对于流亡全国的受灾儿童,必予以适当收容与救济。同时我们要改变一般人对儿童的观念,儿童并非父母的私有品,而是国家、社会、世界所共有的革命力量。今天的儿童,负有未来国家民族命运的责任,我们正促起边区党政军民各界对儿童保育工作的注意,为完成培养这新生的战斗的一代而奋斗。

  儿童在抗战工作中发挥着巨大的作用。儿童被誉为是“社会光明的未来”和“人类希望的寄托者”。在抗战时期,他们张开了响亮的喉咙,挥动着坚强的小手,参加了各项救亡工作,贡献着自己的力量。在前线和敌后根据地,有少先队儿童团的小战士们;在边区和大后方,有从事救亡工作的儿童团体和为抗战动员扫除文盲而呼号的小先生们。有多种儿童团体在各地救亡战线上艰苦活动着,在抗战中发挥了巨大的力量,鼓舞了抗战斗志,增强了胜利信心。

  而现在大家所熟知的“六一”儿童节则是1949年11月在莫斯科召开的国际民主妇女联合会上确定的。国际民主妇联规定每年的6月1日为国际儿童节,将各国的儿童节日统一。这样做的目的,一方面争取全世界各地的儿童都能够充分享受生活、健康和教育的权利,另一方面加强全世界儿童的友谊,培养全世界儿童国际主义的思想。我国代表参加了此次会议。中央人民政府决定将儿童节改定在每年的6月1日。1950年3月30日,教育部发出通知:“今后儿童节庆祝,应定在每年六月一日举行。”

                                                          (作者:张德义 中央党校党史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