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档案管成了“全国先进”——杜洪英先进事迹
 
来源:《共产党员》杂志
 
    从22岁到53岁,整整31年,无论是对一个女人来说,还是对一位公务员而言,都是人生最黄金的时期,而档案管理员杜洪英的这31年,只用得上一个词——默默无闻。想想也是,终日窝在档案室里,和无言的卷宗打交道,剪剪贴贴、装装订订……然而,正是在这样平凡的岗位上,杜洪英获得了“组织系统全国先进工作者”称号。
    走进玉环县委大院,只要熟悉杜洪英的人,都亲切地喊她“杜大姐”。杜大姐管档案究竟有何过人之处?
 
精心管理档案就像操持一个“家”
    杜洪英刚接手档案管理时,组织部的干部档案就放在几个旧木箱子里,材料残缺不全,那时,杜洪英就下定了要“收拾残局”的决心。玉环是个海岛县,出门坐船是家常便饭,部里的同志见杜洪英晕船,经常对她说别跑海岛了,材料由他们带来,可杜洪英执意不肯,说档案工作她熟悉些,还是自己去好。她常常一路颠簸、呕吐着去偏远海岛收集材料……
    就这样一个乡接一个乡,一个单位接一个单位,杜洪英在3年多的时间里收集了6000多份材料,救活了大量“死”档案。档案整理出来了,杜洪英又开始琢磨怎样才能更好更方便地查阅档案。通过不断的实践,她摸索出了“姓氏笔划编目法”、“单位分类法”、“四角号码编目法”等多种方法,其中“单位分类法”、“四角号码编排法”得到省委组织部肯定,并在全国推广。杜洪英还在多年的工作经验中总结出了一套“杜氏档案查询本”。按姓氏笔画排列,对着名字就能找到档案,跟《新华字典》偏旁部首查阅法如出一辙。久而久之,杜洪英对干部档案熟悉得了如指掌,不看检索目录,也能马上查找出任何一位县管干部的档案。虽然十几平方米的房间早已被一排排落地文件柜填得满满当当,但是每份档案都有完整的姓名、性别、编号,装在纸盒内一目了然。
    从随处放置的木箱,到整齐排列的文件柜,杜洪英精心操持着这个“家”:在这里,每一页破损的材料都由她裱糊,每一页参差不齐的材料都由她裁齐……一辈子做档案工作,不会厌烦吗?“档案室就是我的家了,谁又会厌烦家呢?”杜洪英说。
 
认真出了名,同事们称她“活档案”
    不论做人做事,杜洪英的认真都出了名。“我评上了中级职称后,材料没有加到档案里,自己都忘了这事,可杜大姐知道后,就给我打电话补齐材料,我的工资因此加了一级。”在县委机关工作的小张说。
    在整理档案过程中,杜洪英发现材料不足,会马上通知补齐;存档人情况有变动,会通知对方更新;基层上报的表格、材料,细细审核把关……
    时间一长,杜洪英对存档人的基本情况了如指掌,被同事们称为“活档案”。在纪委工作的孙敏玲说,有时候他们要对干部基本情况进行一些了解,只要说出名字,杜大姐马上能说出个大概。
    当然,也有碰到过不照章办事的人。如填写履历表时,出生时间越填越晚,入党入伍时间越填越早,学历越填越高。有些人甚至托亲戚朋友走关系说人情,想擅自改动档案记录。每当碰上这类事,杜洪英始终坚持“态度上谦让,原则上不能让”,一概回绝。有一次,一位老同志来找杜洪英,要求把他的干部身份改为职工身份,把档案退回原单位,以便早日退休,让子女顶职,被杜洪英婉言回绝。
    再过两年,杜洪英就要退休了,“我要赶在退休前把手头的工作完成。”去年,省里要求按全国统一的新标准重新整理档案,几千份档案要重新编排。为此,杜大姐更忙了,加班加点地干,目前已整理了1000多份。